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砚边点滴 > 正文

霍威:古代名帖章法片段浅析
2013-11-26 21:08:0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书法,简言之即是用毛笔这一特殊工具,以汉字书写为载体,对笔法、字法、章法、墨法等各种关系生发衍化的总和,每一个涉猎书法的人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,有着各自的文化背景,赋予书法作品中各种关系以不同的...
  书法,简言之即是用毛笔这一特殊工具,以汉字书写为载体,对笔法、字法、章法、墨法等各种关系生发衍化的总和,每一个涉猎书法的人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,有着各自的文化背景,赋予书法作品中各种关系以不同的处理方式,反映着各自独有的个性心理和文化诉求。
  
  章法作为书法形式构成要素中的重要方面,在当代书法创作领域中具有重要之意义,这也是古人留给今人能够自由发挥更多想象空间、驱笔墨以任意驰骋的广阔天地。对于章法而言,前人的论述已备极丰富,在当代尤其是邱振中先生把行轴线运用于章法的分析与描述之中,给我们揭示了更多的章法奥秘,极富启发,影响深远。
  
  汉字作为书法艺术的造型基础,穿越了数千年历史尘烟,承载着中华五千年文明史,在网络时代,依然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须臾不可离弃的文化密码。作为汉字而言,基本是由独体字与合体字组成,而合体字中又以左右结构的字居多。在书法作品中,如果一行或数行之中有多个左右结构的字散布或连缀期间,章法布局便尤其难以处理,这是书法创作中经常会触及的问题,也是需要从古人经典碑帖中开掘、汲取、借鉴、领悟并自觉融入书法创作之中的重要课题。现撷取古代名帖章法中几个相关的片段作一浅释,希冀对我们的书法创作会有所裨益。
  
  一、《兰亭序》中左右结构数字连缀的章法处理
  
  在《兰亭序》第6行,第12、13行,第19行等处,出现了两个乃至多个左右结构字的连缀,其处理方式各尽奇妙,耐人寻味。其中第6行,“丝竹”二字由各自相同的两个偏旁部首组成,每个字内部的变化自不必说,单是这两字造成的章法便妙趣横生,“丝”字点画左细右粗,左轻右重,“竹”字与之恰好相反,上下之间形成了对角呼应之势,同时,“丝”与“竹”左侧对齐,两字中轴线基本一贯而下,“丝”字最后一点尽力向右下伸展,以破整饬,别有生动之趣。因此,在书法创作中我们尽可以更加夸张其中的某些方面,或反其意而用之,道理自在其中矣。
  
  第12行,“取诸怀抱悟”五字与第13行“所讬放浪形骸”六字的章法处理更颇具匠心。一般情况下,这么多左右结构的字一下子出现在相邻的两行之中,处理不当最容易显得呆板,毫无生气,然书圣自有高妙之招。第12行的五个字大致是呈疏—密—再疏—更疏—密的变化趋势,字间距大致相当,中轴线基本在一条线上,“取诸怀抱”四字右侧边基本对齐,左侧边成斜线而下,渐趋开张,“悟”字在此似有承上启下的意味,右边侧突然回缩,但又与“抱”字左边侧大致对齐,开启了另一条行轴线,以带出下面的几个字。第13行的六个字处理方式与此大致相似,“所讬放浪”四个字左侧边大致对齐,右边侧大致呈收—放—收—放的变化趋势,“形骸”二字依然向左回缩又带出下面的几个字,形成另外一条行轴线。这两行中左右结构的字占据主体位置,行间距相对紧密,与相邻两行的疏阔间距形成对比,同时这两行中间部分要显得更凝聚一些,顶部与底部显得相对要开阔一些。这两行左右结构的字中轴线一直一曲,相得益彰。“取、诸”的“耳、者”,“放浪、骸”笔画加粗加重,结字紧密(“取”字除外),互为呼应,相映成趣。这样的处理在章法上愈益显得生动活泼,艺术手法上更趋自觉。
  
  第19行中“怀况修短随化终”七个左右结构的字连贯而下,除去结构上略显摆动敧侧之外,中轴线基本一线贯穿。按照这七个字偏旁在每个字中所占的比例,“短”之“矢”部为二分之一,渐次为“修、随、终”,其余三字偏旁所占比例大致相同。这些字在结体的疏密处理上变化不大,但采取左右敧侧之势,造成章法上的摇曳变化。“怀况”二字为一组,“怀”字右部有向左下倾之势,“况”字右部承接向右上顶去,“修短”二字居中,笔画相对较为粗实,显得稳重,“随化”二字整体略向左下倾斜,而“终”字则向右下倾斜,这样在字势的跌宕中求得平衡。
  
  二、《李太白忆旧游诗卷》中多字奇异连接的章法处理
  
  草书《李太白忆旧游诗卷》是黄庭坚的一件长卷杰作,整体章法点线并施,变化多端,纵横捭阖,收放臻于极致,给人以无穷的遐想空间和无尽的审美感受。此帖第41、42行的章法尤其给我以极为深刻的审美体验,其文字为“自绕行云飞此时,行乐难再遇西”,第41行以“绕”字为中心,左右两部分各自管领所属文字,由此整行文字一分为二,形成两条鲜明的平行轴线,“自”与“尧”一组,“绕”字绞丝旁与“行云飞此时”五字为一组。“自绕”两字以粗实线连接,“行云飞此时”整体左移,与“绕”字绞丝旁对齐,形成一条行轴线,计白当黑,如此移位后便造成了“自”左侧的空白与“行云飞此时”右侧的大片空白,形成呼应,甚是大胆巧妙,出人意料。第42行“行乐”二字造势奇险,“行”字取纵势,两个竖笔,一短一长,向右上高高耸起,“乐”字取横势,两个点内含骨力,整体有向左下角倾斜之势。两个字放在此犹如两位对打的武师,一人腾空跃起,飞向空中,飘飘欲仙,另外一人蹲稳马步,拉开架式,仰视对手,时间好像在一刹那间定格,就像武打剧目中的慢镜头一样,取得了奇逸险峻与凝重平稳的高度统一,看到此真是令人赏心悦目。“难再遇”三字顺势而下,“遇”字走之笔势迸溅,收尾处直指“云飞”二字的留白处,“西”字重心左移,右侧留白,与本行“行”字左侧的留白相呼应。同时,这两行之间的四块留白也造成了相互顾盼、呼应之势,甚是巧妙,再者这两行文字的点线粗细变化也非常自然,节奏感很强。于此对黄庭坚的草书掌控能力可见一斑,我们不得不折服。
  
  三、《张季明帖》中一笔书数字相连的章法处理
  
  《张季明帖》是米芾的一件手札作品,共六行,用笔沉着劲健,布局疏朗自然,其中第三行七个字,“气力复何如也”一笔相连,潇洒自如,别有情趣,“真”字单独放在下方,起到稳定重心的平衡作用。这六字一笔书在“复”字上形成错位,“复”字繁体,左侧双立人偏旁与“力”字的撇相连,末笔捺画与“何”字单人旁相连,由此造成了两条右侧左斜的轴线,互相依偎。尤其是“力”字的撇劲健奔放,去而复返与“也”字的竖弯折向右下方轻灵甩出,互为照应,形成了绝美的艺术效果。与此同时,在第一行“季明”与第二行“不审”两处字间也都使用了连笔处理,第四行“行相间”与“长史世间第”每字各不连属,且字距拉大,形成了行间的疏密对比。因此,在这件手札精品中有了这些章法关系的铺垫处理,这六个字一笔书写下来也就并不突兀,而是在作品整体上显得很和谐,收到了整齐中求变化,跌宕中寓规整的艺术效果。
  
  以上只是对古代名帖中几个章法片段的艺术手法进行了简单分析,也是自己在读帖临摹学习中的一些心得体会。章法是大学问,做好这篇大文章,需多用心积累,厚积薄发。孙过庭曰“一点成一字之规,一字乃终篇之准”此言不虚,也是对章法的最高要求,做好实属不易。在书法创作中我更觉得当代王学仲先生的八字箴言“胸存大意,相机旁生”更具有实际指导意义。书法的章法大致应遵循整体和谐、布局得当、燥润相间、开合自然、连断有节、疏密有致、上下连贯、左右照应等艺术原则,只有在认真分析古代优秀书法作品章法构成的基础上,并大胆借鉴运用到书法创作中,才能获得章法上更大的自由发挥空间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霍威:王玉泉先生次子新婚致贺